【砥砺奋进的五年】身为月嫂 我特别有成就感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6-10 18:21

  王桂芝已经是一名高级月嫂了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杨东华/摄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李肖肖

  王桂芝57岁,长发利落地扎起,高高的个子,穿着长裙,说话总是带着微笑。她早年在郑州西郊厂里上班,后来下岗,之后开始跨入月嫂行业。技能过硬、利索善良、善于沟通,这些品质让她很快成为一名高级月嫂,而她也凭着做月嫂支撑起全家。

  【改变】

  月嫂的收入提高了

  月薪上万很正常

  王桂芝在2003年前后开始当月嫂。

  “那个时候工资都低,很多工人一个月也就几百元,月嫂已经月工资1000多元了。”王桂芝说,虽然当月嫂实际收入已经不低了,但地位可不像现在这样,“都不太敢出去说自己是月嫂。”

  2006年后情况有了改观。月嫂月工资开始慢慢上涨到2000多元、4000多元,最近四五年行情更是逐步提升,像王桂芝这样的高级月嫂,月薪上万元很正常。

  就是靠着她的收入,供女儿读完了大学。

  最近5年,王桂芝基本都选择了白天工作:每天上午8点到晚上8点在雇主家。这样既方便照顾产妇也有机会照顾孩子,也省了住在雇主家里的诸多不便。

  很多产妇请个月嫂,容易事事依靠月嫂,等到一个月过完,月嫂一走,新手爸妈就傻眼了。王桂芝觉得,负责任的做法就是,白天多教教他们怎么带孩子,晚上让他们试验一下,第二天有哪些不会的,再沟通交流一下,一出月子,产妇就成了熟手。“开始也有一些妈妈担心做不好,不敢让我回家,我说回去两天你试试,实在不行再说。”结果发现,双方感觉都很好。

  【感受】

  对行业的要求更高了

  要操心的事儿也更多了

  大家对月嫂的要求,现在绝不仅仅是“带带孩子”。除了给产妇做营养餐、保健操,照顾新生儿,王桂芝还经常抽空帮雇主收拾家务。除此之外,当月嫂也是很考验“情商”的事——和一家人如何相处。

  现在很多家庭是独生子女,孩子一出生,双方家长都想参与,一些新手妈妈对照顾宝宝完全没经验。“婆媳意见不合时,你还得见机行事,总体来说,经验和技能是赢得信任的不二法宝。”

  她还要当产妇的“心理咨询师”:月子里,有些产妇心情阴晴不定,容易生闷气、哭泣,不仅对身体不好,还会影响婴儿。王桂芝也曾经遇到过产妇和家人闹矛盾,大哭着要离家出走,她必须放下手头的工作来劝解产妇。

  这几年,王桂芝接触的二胎家庭越来越多。有的妈妈在生第一个孩子时根本就不怎么上手带,但是在她看来,孩子必须由妈妈来照料,这和其他人来做是完全不一样的。她总是鼓励产妇一定要抱孩子,给孩子做抚触。有个做企业高管的妈妈,大宝自己没怎么管,在王桂芝劝说后,她听了进去。有一天,王桂芝发现她亲手给二宝洗尿布。

  在二胎政策放开后,王桂芝还要照顾家里大宝的情绪。

  “有个孩子,家里添了个弟弟,他就问我,他长大是要当总经理的,现在有了弟弟,要和自己抢怎么办?”王桂芝灵机一动:“总经理肯定还是你当啊,弟弟当副的,以后给你帮忙!”

  有时候,她特意在月子中就让大宝和二宝培养感情,比如,让大宝学会抱二宝,和二宝玩耍,作为奖励,她专门给大宝做个他爱吃的菜。“这样,老大觉得自己也受重视了,很多负面情绪就不会有了。”

  【这5年,我想说】

  这5年,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王桂芝:最大的改变是心理越来越年轻,我年龄在增长,岁月弹指过,但是我只要看到孩子们纯真的脸,就觉得自己很年轻。

  这5年,最美好的事是什么?

  王桂芝:我看着又一个小生命出生了,并且在我照顾下一天天长大,特别有满足感。

  未来5年,最大的期待是什么?

  王桂芝:能继续从事这个职业,因为它让我每天心情都很好。

  对河南最大的期待是什么?

  王桂芝:我是“老郑州”,以前郑州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夏天树荫底下一点都不晒。希望我们河南发展得越来越好的同时,也能让我们生活的环境变得更好。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