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乐视” 暴风中的冯鑫等待一年后拐点到来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9-06 12:33

  并不好看的中报数据,从高点回落的市值表现都令暴风集团陷入舆论漩涡,但从“三不做原则”到布局消费金融,昔日资本的宠儿并没有放弃自身生态的闭合打造,而其相对保守的发展思路未必会令资本市场满意

  文 | 《投资时报》记者 苏慧

  冯鑫最近有点烦。针对暴风集团与乐视集团似是而非的比较,上市公司中期业绩的不尽如人意,二级市场股票市值的巨幅缩水,都让这个被外界贴上“新晋商”标签的性情中人不由哀叹“头都大了”。

  也正因为如此,鲜少向外界回应负面消息的冯鑫此次决定站出来,直接面对大众释疑解惑。

  2017年9月1日,冯鑫拉着新晋集团CFO姜浩及暴风系核心公司一众CEO,试图以各种方式向外界呈现出一个“透明并健康”的暴风集团。

  在与《投资时报》记者面对面的交流中,姜浩直言,“我们不会成下一个乐视,冯鑫财务也安全可控”。关于上市公司中期业绩,他并不回避数字上的逊色,直言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降的原因主要由于TV业务的亏损。但从第二季度开始,姜称TV业务的毛利率已获得较大提升,获客成本也呈下降趋势,完成2020年预计目标料已无虞。

  而对于上市以来股票市值的暴涨暴跌,姜浩则略显无奈。“对于一个新兴领域,资本总是有极高的期待甚至可能将其推至泡沫,但泡沫破裂后往往有滑至冰点的可能。暴风集团正处在这样一个轨迹中,但这并不代表暴风会走入冰点,我们的四块屏(移动、PC、TV、VR)未来的增长都可以期待。”

  有对暴风集团进行过深入研究的业内人士曾如此描述该公司市值的起落,“上市初期暴风股价的飙涨可以看成是上天送给冯鑫的礼物,这是资本市场以超高溢价兑现了此前对暴风的忽视。但这个礼物存在两面性,一方面它可以让暴风集团的前景不可限量;另一方面,它也有可能让这家公司沦为平庸。”

  纷纷扰扰中,对冯鑫的考验或许才刚刚开始。

  四大业务线条

  尽管名冠上市公司半年报沟通会,但无论从业务发展核心地位还是从暴风集团内部期待,冯鑫与姜浩都希望对话者不要单独割裂地去看暴风,“以一个整体的方式去看”,两人不约而同表示。

  目前,暴风集团已从单一的在线视频企业发展成为集互联网视频、互联网电视、虚拟现实、互联网体育等多平台产品在内的综合性、集团化企业。

  从细分市场来看,互联网视频业务为PC端和移动端暴风影音软件平台运营;互联网电视业务则为暴风电视硬件和软件平台一体化运营,由此构成互联网视频业务在智能家庭娱乐场景下的有效延伸;而虚拟现实业务为暴风魔镜硬件和软件平台一体化运营,是暴风集团布局下一代互联网的流量入口;互联网体育则主要以暴风体育APP平台运营为主。上述四块业务,拼合为目前暴风集团最核心的业务平台。

  其中,暴风影音、暴风电视为上市公司合并范围业务,暴风魔镜、暴风体育被定义为集团层面的战略布局。因此,上市公司的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PC端和移动端互联网视频(暴风影音)以及互联网电视(暴风电视)两个业务板块。

  据暴风集团2017年半年报数据显示,上半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26亿元,同比增长66.8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仅为1572.49万元,同比下降16.64%。

  对此姜浩表示,“由于暴风电视的投入有所增大,在业务高速增长146%情况下亏损的绝对值也有所增大,并由此导致归母净利润下滑。若把TV刨除,以视频服务为主的其它业务整个利润值呈增长状态,达到4900万元。”

  具体来看,姜浩解释称,暴风集团上市公司营收主要包括销售商品、广告及网络付费业务,在传统广告收入下降6%的背景下,今年上半年暴风网络付费收入却逆势强势增长76%,这也会给暴风带来良好利润。而成本大增的暴风电视今年上半年销量达到35万台,增长97%,在获客成本降低两成、产品成本渐趋稳定以及售价提高的基础上,下半年暴风电视的亏损将更趋收窄。

  对于非上市体系的暴风魔镜,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其销量实现46%的增长,累计销售达350万台。同时,获客成本同比亦下降44%。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10月,暴风集团成立了一家互联网金融平台—暴风金融。2017年1月,暴风金融正式上线相关产品。

  对于此项业务,姜浩表示,金融就是为了服务于暴风用户的理财需求,增加黏性。同时,暴风有商品销售,这就意味着有支付场景,所以做消费金融也是顺势而为。

  作为舵手的冯鑫则指出,2017年上半年集团已经“入轨”,具体表现为整体用户规模扩大、获客成本降低。他总结称,上半年暴风核心业务亮点有两个:第一,暴风AI+战略开始有初步成效,各项用户数据显著提升,并开始持续产生高毛利的信息流业务收入;第二,暴风电视和魔镜的规模不断扩大,并且获客成本大幅降低。从DT升级到AI+,暴风集团核心业务将更加聚焦电视和VR两块新视频入口。

  融资另辟蹊径

  在对暴风集团的财务分析中,融资问题堪为核心。在此次2017年暴风业绩闭门沟通会中,姜浩对这方面的内容也作出细致回应。

  “在过去两年中,暴风系公司总共向市场融资16个亿,其中有11亿元是股权类投资。剩下的是债权,当然,这部分债权也进行了长短期的合理搭配。”姜浩解释称。

  从暴风集团提供数据可以看到,过去两年中,暴风母公司总共融资额达到7.4亿元,其中3.5亿元为股权融资,包括IPO时公开募集的资金以及通过股权激励从员工手中募集的资金,其余则为债权融资。而暴风电视同样双管齐下融资3.6亿元,其中2.5亿元为股权,基于其体量的债权融资仅为1.1亿元。包括VR和体育平台在内走的则是私募通道,“2015年这两个平台分别完成了A轮或是B+轮的私募融资,融资额度分别为2.9亿元和2.1亿元。”姜浩称,“整体来看,这16亿融资布局了超过121亿的市值规模。”

  尽管从融资量级及构成上可与乐视撇清,但是作为一家以科技为主导的上市公司,共计16亿元的融资额度显然不太够看,于是,拟以未来5年的VIP会员费为质押资产发行资产支持证券(下称ABS)即成为暴风集团的“另类”手段。

  8月15日晚间,暴风集团公告称,拟发起“东方财富证券—暴风影音VIP会员费信托受益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并通过计划发行ABS进行融资。该专项计划发行总规模不超3亿元,期限不超5年,底层资产为暴风影音未来5年VIP会员费收入,将质押给中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并承诺质押财产产生的现金收入作为信托贷款主要还款来源。

  对于此次发行资产支持证券的缘由,姜浩对记者表示,这是企业的长期融资行为,成本上也比较合理,会员费收入这项资产,也符合金融机构对资产的要求。

  然而,在各个视频网站都无法以收取会员费作为盈利手段的情况下,作为身处第二梯队的暴风集团,如何在未来5年保证自身付费会员的稳定并扩张,是一个现实问题。对此姜浩表示,5年3亿元的会员费可以说是一个很安全的数字。年报显示,2014到2016年,暴风影音会员费收入分别为145.9万元、2145.6万元和7810.4万元。“暴风始终坚持以高效率的方式获取版权,为用户提供丰富内容,并通过技术创新,信息流,短视频等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姜浩说道。

  拐点到来前的风险

  对于暴风上市后的发展,冯鑫亦向《投资时报》记者分享了自己的思考,“暴风的原则是聚焦核心业务进行业务布局,在合理的前提下全力发展。单个业务必须要靠各自的创新和高效,在各自领域获得独立发展,并具备自身的核心竞争力。”

  这其中包含三个原则:第一,与核心业务协同不够的不做;第二,没有独特竞争力的红海市场不做;第三,回报时间超过5年的不做。

  在这“三不做”原则指导下,冯鑫小心避开了让乐视触礁的汽车、手机领域,避开了当下正夯的Echo,专注打造“娱乐生态联邦”。

  冯鑫表示,“对于暴风音影,需要保持每年的业绩和利润有所增长。而暴风魔镜没有可参考对象,按照不到3年时间累计做到150万台、融资3个亿的节奏,未来在新互联网用硬件平台获取用户方面,一定非常健康。对于入行时机稍晚的暴风电视,我们依然拥有核心竞争力,要实现‘2020年获取2000万的用户规模,ARPU值做到大于200元’的目标可以期待。至于暴风体育,我们已经做到APP效率最高、用户留存率最高。”

  对于年初刚刚发布的暴风金融,冯鑫没有设置过高的目标,“首先要是一家健康的公司,这是实现未来战略目标之前的唯一标尺。”

  当然,困难并非不存在。对冯鑫而言,刚刚入轨的暴风还没有到达拐点,在这之前势必会存在风险。“拐点大概会在2018年12月或2019年6月出现,而任何领域的竞争都有可能对公司的既定轨道造成冲击,比如电视产品超低价销售,比如科技巨头公司突然进军VR领域等等,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更多的钱输血去扛,扛住了就会越来越好。”冯鑫如是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